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教师网络培训和服务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73|回复: 1

关于语文教育教学研究的闲言碎语

[复制链接]

3

主题

2

好友

3950

积分

发表于 2017-9-9 09:03:43 |显示全部楼层
闲言碎语001

*不赞成动不动就整出一个啥啥观来的说法。
可以交流对语文的理解,因为理解有对错正偏。而xx观则只剩下捍卫这一个行为了。


*中国语言文字与外国语言文字不同,前者是集体的创造物,后者是神和贵族的专有权。再加上,书同文的事实,使得中国文化产了可以穿越时空的极其强大的生命力。从而产生了言文的分离批,这未尝不是一种文化的特色,但一些人却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语文这个学科的核心,其实是通用,规范,标准。不同侧面的表述,然后汇集成一个核心意象。就像是植物,离了根茎叶任何一项,会怎样呢?平面上是三原色,立体则是鸡尾酒。


*语言文字的缺陷是只能做线性化的表述,而非直观性的呈现——虽然汉字有优势,但在表述时依然是线性的。太极图转起来后,是什么样?




*不识轮扁貌,妄为解牛人。
屠龙支离益,懵懂朱泙身。




*实际操作上“靠谱”的利用兴趣,往往会成为一种诱导性的教师独白。抛出几个问题,看似可以引起学生的兴趣,其实只是利用学生知识上的空白点,而对学生进行情感上或思想上的入侵。


*现在流行把原先公有的、集体的成果,私有化而神圣之。




*学校其实只是为培养共同知识而存在的,如果不过分强调一致和标准唯一,就不会有机械性的行为。而导致机械行为的原因是人为的偏面认识,而不是起到普及知识任务的学校。




*一物可以一用,也可能多用,但要知其不可用之处。从来没有一物可以万用的情况。为学当知止,教学亦当知止。


*心理应激机制的自动开启的行为可以被理解,但要是只是出于过渡自我防护而转移视线,偏离具体问题的探讨,就不是就事论事了。


*人都是有出发点的,总不能一下子成为宇宙人看地球。
知道地域的局限性,然后看叙述者是不是在局限性之内出不来,就可以知道他说的内容有无偏差了。




*外国的语文,多被认为是“神”的意志,上帝死了之后,才产生“人的升格”。之所以,外国人大谈压迫和解放,即有这个根源。其实,语文也不过是一种表象的问题。


*学生并不一定希望用成熟来装扮自己。他们总是想自己走向成熟——就像当年的我们。




*模式。大体则有,定体则无。随生而变,随情而转,发微抉疑,见机知宜。阵而后战,兵家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不立足学科立场,不立足课堂教学,不立足教师职责,而是跑到文本解读行为,个人理解宣讲上去,自然鸡同鸭讲。
台湾杜松柏先生曾经说过,治学,要讲究难能可贵。有些行为,的确是“难能”但其实并不“可贵”。
要看教师对学科教学任务的把握程度,对学生水平的了解程度。讲《爱莲说》大谈周濂溪的“太极图”等内容,可谓知之深矣。但那是中小学的教学任务吗,符合中小学生的认知水平吗?


*后现代哲学家大体是以消解本体或反对逻各斯中心主义为主要任务的。


* 追求本体和本质,只是西方哲学发展的一个阶段或者说是早期阶段,而现在的西方哲学已经逐渐走出了传统的假设阶段,进入了新的阶段。如果我们还抱着崇拜的态度去学习西方就有的哲学观点,并以之为准则,无疑只是捡拾人家的旧货后当宝贝。


* 我们可以不深入研究某一个哲学家,不深入研究某一本哲学专著,但我们应该知道点儿哲学发展的方向,大致知道点哲学家的思想特点,这样才能与世界发展同步,才能避免因知识缺陷而出现的盲动盲从。


*当信则信,但不能偏听偏信。不能因人而信。如何看待“迷信”才是重要的。对自己从来没有怀疑过的东西,一定要当心呀。


*一些概念和说法在西方也是没准谱的。对语文还有很多人望文生义,更不用说外来词了。打油几句。
舶来语词众纭纭,必出机杼臆纷纷。无暇验证实与事,奈何定要做解人。


*多种能力无缝对接式的连贯运用,才是学生所缺少的。


*抽象的知识,只能静态的给予,而学生缺少的是动态的运用能力。


*欧洲的历史跟我们不同,形成的国家形式也不同,欧洲的国家大多是单一民族国家,所以他们的母语课就是本民族语言课。而中国的情况是多民族的国家,语文课是通用语教学,在中国母语课不等同语文课。


*我们的身份首先是语文教师,然后才有参与课程开发的可能性。反过来,无论怎么对课程进行开发,我们依然是语文教师。我们不是“当师傅带徒弟”。


*语文就像是手机。手机还能回到单一的通讯功能去吗?但没有了基本通讯功能,那还叫手机吗?语文也一样,时代不同了。语文也不能只满足于当年的双基训练,这是必然的。视野的变化,必然要改变语文的地位。要加强语文的功能.
易者三义,同样适用于限定语文的发展。变易,不易,简易,是语文这条绳的三股线。语文要有变,因为人在变。语文要有稳定的内容,这是不易的部分。简易,是要使语文删繁就简,却有丰富的生命力。不依这三点出发的研究,就会顾此失彼,无所适从。手机发展的趋势也是如此。变易,不易,简易。三者统一于“易”,以人为本的“易”。语文是基础学科,但基础从来不意味着简单,所以语文教师很辛苦。因为语文所对应的世界,要通过语文教师,进行一番“易”的处理后传递给学生。语文教师只是能量(属于语文的能量)传递的一环。语文教师只是给学生一个起步的能力。学生能走多远是学生自身努力的结果。语文教师不能期望太多,更不能夸大自己的作用。
涸辙之鲋的典故,很能说明一些问题。是否切合事实的需要,是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没有基于对事实的满足,谈高上大只是在建造空中楼阁。悉尼歌剧院的建造很能说明问题,似乎我们还有一个鸟巢也是这样——开始追求外观,最后却发现那是一个很大的坑。
语文本身是抽象的一种集合内容的反映,不考虑集合的属性,却拿实体概念的属性去追求语文“实体”的本质,就像是非要“鉴别一个团队是男是女”一样荒唐。一个家庭,家庭成员有性别,家庭还会有性别吗?

3

主题

2

好友

3950

积分

发表于 2017-9-10 10:59:23 |显示全部楼层

闲言碎语002




* 一沾到语言问题,就有的全球化现象。


问题是,语言对思维的任何影响,都很难通过经验证实或证伪,于是这个主题成为一个理想的舞台,有些人总是喜欢拿自己的臆想招摇过市,而完全不用担心被事实至上的人挑刺。就像蜜罐会吸引苍蝇、难题会吸引哲学家那样,母语对思想的影响,已经引来了各种最有抱负的江湖郎中,最专业的诈骗专家,还有成群结队自以为是的庸才来发表见解。(《话/镜》-第24页)




*文章呈现的条理只是作者运思过程的一部分。作文指导要关注运思的全过程。要让学生学会整体性思考。要给学生关键的思维节点,剩下的由学生自己去完成。


*为学科服务,还是为自己发展服务。
是成就学生, 还是成就自己。
这是应当考虑的问题。




*治学态度方法方面的可以看《国学治学方法》《治学方法与论文写作》《教师教学科研指南》《语文教学科研十讲》
语文相关理论可以先看张志公先生,叶圣陶先生的相关著作,夏丏尊先生对国文的相关论述
教学方法方面推荐看看蒋伯潜先生的《中学国文教学法》
认识方面可以看《批判性思维工具(第三版)》
视野方面金克木先生的《文化卮言》
作文方面张中行先生的《作文杂谈》
以上是我个人阅读过程中认为不错的书,仅供参考


*满足于一帧影像的人,看不到整部电影在说什么。


*曾给一位名师挑出过一个知识错误,然后那位名师删除了这个错误,实录照发,从那时起就不相信“课堂实录”了。
还有一次,教师考试,让编一堂实录,给写了一设计,然后写上我不会编实录。
给一个杂志的课堂栏目投了一个设计,编辑打来电话,问能不能“改成”实录形式,考虑了一下,最后,跟编辑说:您把我的这篇撤下来吧。


*自由意味着可选择,有选择的余地就有自由。人们往往把环境的强制和自己的放弃选择混为一谈,然后好显得自己的“破茧而出”。只不过,他们忘了之前“作茧自缚”的也是他们自己。


*选择就意味着要承担选择的后果。既然选择高考,就应该面对相应的束缚与结局。既要获得相应的途径,又想避免被淘汰的可能结局是不可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本来是相辅相成的事情搞成对立状态,就会有话可说,这可能也是做文章的一种技巧吧。


*把各种因素加在一起,归罪于制度,总是容易的,因为制度不会跳出来反驳。


*美国高等教育是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收割。
美国走精英教育路线,私立教育发展比公立基础教育早。颠倒了先后次序,对美国教育的认识就会有偏差。
有一个在美国上学的学生叫巩昂,写过《我在美国上中学》等几本书,以第一视角介绍美国学校比较切合实际。
还有一本《我在美国教高中》作者北大历史系的毕业生,文笔洗练,要言不烦,全面展示美国高中的教育面貌。
还有一本台湾人写的《优秀教师的职场修炼手记》
方帆老师的《我在美国教中学》也可以看。
大夏书系出过一本美国人写的《揭秘美国最好的中学》


*有批判儒家的儒家,就有批判法家的法家,就有批判启蒙思想的启蒙思想家,还会有批判一切思想的思想家。当面临不同语境时,只要强调某一个词汇就行了。儒者来,吾乃儒也,他者来,吾曾痛批儒也。——不好,伊索寓言读多了,人都感觉不好了。


*语文的学科知识组织,大致上应该遵循“量出为入”的原则,先要有一定的效果规划,再确定对其他学科知识的引入程度。


*理论抽象一层就离实际远了一步,成为简单的理念之后,已经不知离实际有多少步了。


*语文教师,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职业。非要把自己包装成高上大的“大师”或超出同侪若干等的“超人”的人,实在是在满足个人的幻想而已。


*如果一个人有点儿滥情癖,那么表错情的机会就比正常人多很多了。
一些语文教师有点滥情癖,所以表错情的情况就特别多。


*有些问题不是对与错的问题,而是适当不适当的问题。面对是否适当,却拿对错(无论谁错,还是都对)作为标准,都是误用标准的行为。


*教师在课堂上之所以有主导作用,就是因为教师和学生之间存在“知识差”。


3

主题

2

好友

3950

积分

发表于 2017-9-16 07:20:15 |显示全部楼层
闲言碎语003

*我们现在教育的样貌,其实“民国教育”要负上一定责任的。即,民国教育本身不但不应被理想化,而且应该以一种审视的态度去扬弃。


*语文学科的建立与展开其实一直以”文“为主,其实无论是古代学校和现代学校的建立都是建立在文字之上的——这也是印刷术改变了人类文明发展的间接体现。

尤其是中国文字通行的历史是如此久远,把语文的学科的重心,放在对“语”的研究上是极为不恰当的。


*我理解,学习语言文字的说法,是在学科(课程)前提下提出的,这里的语言,不是泛指的语言,而是有限定的语言——有规范读音的普通话,而这里的文字,也不是古往今来所有的文字,而是经过规范的文字——简化字。

在学校里,我们不教语言中的方言语音,不教土语词汇,我们不教回字的四种写法,我们不教虫书鸟篆。


*语文教学活动首先被限定在了”规范“之中,然后落实的是规范化的语言文字规律。再往后是期望学生学习并掌握语言文字的运用规律,甚至达到熟练运用这些规律。


*我一直认为在语文教学中是以“文字”为中心的。

把文字视为语言的附庸,那是是以西方为中心的看法。但我们的文明不是依靠语言(表音部分)建立起来的。

我们能“思接千载,视通万里”依靠的是什么?是文字!


*应该认识到,如果在一个国家里存在一种共同语言,即便这种语言不是每个人的本族语,也会极大地提高这个国家的公民地位。——《翻转式学习》P161

看这本书时,这句话对我的触动很大。


*语文作为学科,它的作用是有限的。作为一种缩略语它的领域是无限的,很多人都是拿“无限的语文\"去要求”作为学科的语文”,这种要求就像为了达到调节室内温度的效果,人们却用冷暖空调的标准去要求煤球炉子一样。

对学校学习,对高考,对教育,很多人也用这种错位的眼光去看待。


*语文学科只是基础知识,后面的路要靠学生自己走,走出大师,那是学生自己的事儿,跟他的老师关系不大。


*不赞成“兴趣第一”的说法,“兴趣”根本是不可靠的。

问题是人能感兴趣的东西有多少,每个学科都在争夺学生的这块“兴趣”,难道因为学生缺乏兴趣就停止我们的工作么?学习更多的是一种责任,而不是一种以兴趣为主的选择。在下并不是否定“兴趣对学习的促进作用”而是反对把兴趣放在第一位的做法。

我的观点:可以利用兴趣,但不可依赖兴趣。而且对语文的兴趣应该在小学就开始培养。

问题是如果遇到不论你使用什么手段都不能是使他感兴趣的学生,怎么办?是不教了,还是等到他若干年后“感兴趣时”再教?

所以只能以利用不能依赖。


*其实在古代依然存在着文白分离的状况,但为什么古人能够很快的学习和应用呢?我认为不是“心理机制”的问题,而“思维”方面也不是问题,只要我们把文言文当作文章来读就可以了,既然我们能够理解但丁、莎士比亚,那么理解自己民族的文字并不是主要的难题。

丧失文言文的关键在于我们目前的文言文教学并不符合汉语的特征,也不符合儿童的认知能力。其实在这些方面古人留下了很丰富的经验,张志公先生曾经大力提倡过向古人学习,但很可惜一直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我在某人的眼中虽然达不到眼中钉,肉中刺的程度,但已经被归入“坏人”的行列了。因为我认为逻辑是既用来查错的工具,既要对别人也要对自己的,如果一边指摘别人的逻辑错误,一边犯着另一些逻辑错误,那样不遵守逻辑规则的文章,只是为做文章而做文章而已。

即如即便(假设)我能挑很多历史学家的逻辑错误,也只能说这些名家偶尔会犯逻辑错误,应该注意逻辑表达而已,我能说“历史应该回归逻辑”吗?历史学家研究时需要遵循一定的逻辑规则,但能说用逻辑来整顿历史吗?

语文和很多知识相关,但最重要的是要加深对语文的认识和建设,而不是拆语文的台,让语文皈依于其他知识。

其实逻辑并不神秘,平常人不学习也有能正确思维的情况,只是不系统而已。

我们吃的蔬菜水果中有维生素,逻辑就相当于维生素,但有人不吃蔬菜水果只吃维生素吗?


*我前面和诸兄的交流有一个前提,即在语文学科教学的语境下进行交流。离开这个语境,也就超出了学科的范围,超出范围就不是以语文教师的身份谈提高了,因为我们的追求未必就能体现语文学科的价值(反而有时还会对学科教学产生干扰)。对于翻译的价值,甚至翻译诗歌的价值,则是另外的问题,如果不涉及学科教学,人生各有所好,不能强求一致。翻译,到底是创造性运用,还是给诗歌以伤残,也就人见人殊了。


*明代释成葵:“不读书是愚痴障,读书是文字障,此义不难,当以读书不求甚解而折衷之。”


*作为语文教师,要从学科的立场去看作为学科教学内容的语言文字,而不是用语言学的眼光泛泛地去看语言文字。

我们教得了广义的语言吗?

语文教师,能教会学生说几国语言?能教会学生说几种方言?

能教会学生语言学所有的知识?

回答无疑是否定的。

语言学是语文教师要教给学生的?

那语文教师该教的是哪一种“语言”?

语言学上有没有规定语文教师该教什么?

不用一上来就说明白,可以从具体的教学行为一点点分析。

当自上而下的演绎法行不通时,我们可以用面对事实的归纳法。

只要不怕麻烦,虽然我们得到的不一定是最终结论,但我们可以做到逐渐接近事实的样貌、

学生进学校学习,在语文方面要学习的是什么?

是不是学说话?肯定不是,学生已经有说话的能力了。那学生要学的是什么?

学生要学的不是不确定的“语言”,学生上学校来学习的是普通话。

然后呢?学习的是规范的简化字。

再往后,是基于“普通话+简化字”上的组词,造句,记叙,抒情,议论……

这是事实。

难道语文教师,还要用语言学的眼光去谈,语文学科所教的内容吗?



*平时可以训练学生从不同角度进行思考,具备了这种思考习惯,在关键时刻就存在“灵光一闪”的可能性了。

我一直在用一些寓言故事,启发学生进行不同角度的切入,并展开成文。两个难点,一切入的角度,二纵深的成文。切入角度,掌握方法之后,比较好办,纵深成文,就需要仔细地分析材料了。

例如,

  狐狸向天神提出要求,求他让自己也长出野牛的角。于是它长了野牛的两只角。

  可是,不久风雨大作,它再也进不了自己的洞。到了夜快尽的时候,冷风凄雨浸透了它。

  它说:“只要天一亮......人们一看见我,我就完啦!”


这个寓言,最起码有两个思路,一个是狐狸的视角,一个是天神的视角。都能归纳出一定的道理。

这道理就是,悟的部分。

然后回溯这道理产生的过程,从哪些细节“知”,然后串联所知即是”思“

即事明理

知,思,悟,就具备了。

然后,可以找一些旁”证“,还有类似的现象吗?确定一下这个道理。

最后,联系这个道理,谈今后的应该怎么做(行)。

不一定非要都跟主旨一样,只要言之成理,持之有据即可。

在,知思悟证行,过程中,完成审题,立意,溯源,讲理,联事,导行的训练。既有角度训练,又有成篇路径。

不能只知道一点,就从那一点开始发挥,要统观材料,才能形成思。

从狐狸的角度,可以说“非分的希冀,往往会招来祸患”

从天神的角度,可以讲“对那些不切实际的人,事实的教训往往是最好的老师”

这个材料还涉及其他的一些可用的训练点,如,探究行为的原因,化抽象表述为形象表述,化形象为抽象等,比较细碎,就不说了。

对于学生来说,立意好不好,不是最重要的。能不能拿一个立意成篇,才是重要的。我们是在训练学生写作文,而不是在搞最佳立意评比。

我还用过现代人的文言小段,训练过学生,形成“文言翻译+角度训练+提纲训练“,如果后面落实,就再加上”作文训练“了。



*只报喜而不报忧的信息,是单向宣传,而不一定是实验成果。


*时至今日,网络已经让人习惯性点赞。这也许就是《浅薄——网络如何毒化了我们的大脑》所要揭示的内容之一。


*很多人都在使用一些“不证自明”的语汇在进行论述,却没有注意到这些语汇本身就可能存在着争议或是根本与自己所想的意思不一致。


*语文没有真假,只有适合与否。


*语文(汉语教学)其实是一种规范语通用语共同语的教学活动,在表达意蕴方面不如母语(方言或民族语)亲切,这是必然的。语言学上承认双母语一说,但实际上汉语(通用、规范、共同)成为母语的机会很小,因为它表情达意的范围是有限的。


*名师获名之后,会固守其名。明师通明之后,只放大光明。

世上本无名师,评的次数多了……

好多教师的教育哲学理论是:我教了那么多年书,我想的就是教育哲学。

不是有教了很多年的语文老师说,“我即语文”吗?按照这种思路逆推一下,语文学科目前性质不明,那么这个老师……


*自由意味着可选择,有选择的余地就有自由。人们往往把环境的强制和自己的放弃选择混为一谈,然后好显得自己的“破茧而出”。只不过,他们忘了之前“作茧自缚”也是他们自己。


*选择就意味着要承担选择的后果。既然选择高考,就应该面对相应的束缚与结局。既要获得相应的途径,又想避免被淘汰的可能结局是不可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作文研究难,有时候不在于哪一个点上难以把握,而是学生不知道到这个点会何时出现和如何面对哪个点。


*语文学科真的能起到“给学生心灵自由”“点燃学生思想”的作用吗?

是语文学科的教育让学生的思想立起来,还是学生自身的努力才能达到”终身思考者“的境地呢?

语文只是一个基础性学科,它不是人们心中的另一个”上帝“,语文教师大可不必让自己抱有准宗教情怀。


*夸大自己的能力是吹牛,但却是正常的心理现象。由此,我们是不是可以推断”越是夸大学科职能的人,越说明这个人只是平平常常的普通人“呢?——当然,明知故犯的骗子除外。嗯,精神病患者也应该除外。


*高考状元,是一个什么说法?

有谁承诺过”高考状元“一定会有幸福的结局?

到底是教育部门夸大了”高考状元“的价值,还是社会在用扭曲的认识去审视这些”高考状元“呢?

现在的”状元“,只是一种沿用,只是选拔后对一次考试第一名的”称呼“,并不是过去那种含有一定出人头地必然结果的事实。


*语言文字,非专业化,语文学科则不然,起码是有规范方向的学科,这一点即可作为语文学科专业化的起点。

不能把语言文字的广泛性或人需求的多样性当做非专业化,然后移植到语文学科身上来。

语文学科如果是非专业化的,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充当合格的语文教师呢?这个“合格”就是区分度。


*传统教育中有语言文字教育,我们现代的语文学科是基础性学科教育


*不要把语文学科的教学想得那么美那么高大。


*语言文字学习和语文学科学习是不一样的。不能把前者的范围任务目标等等等平移到后者头上。


*一般人使用语文时,没有把语文作为一个学科的名称使用,而是作为“语言文字”的缩略语。既然缩略了,要想还原时,就变成了“语言文学“”语言文化“等不定指的缩略语了。也就是说,很多人在使用语文这两个字的时候,心里想的不是语文学科,而是语言文字,语言文学,语言文化。拿对后三者的期望,加诸于语文学科头上,语文学科就被扭曲了。


*语言文章,离语文学科的最近,它是在语文学科自身范围内的,要比语文学科范围小。同时,语言文章也有语文学科所不能控制的部分,但那部分是深度和广度。

我们的传统文学就是文章之学,不是西方的那种文学和实用文学的划分。


*举个例子来说,我们给学生布置卫生任务,给一个学生派了十个人才能完成的任务量,到最后却说这个学生在限时内没有完成,这绝对是不公平的。但问题出在哪里呢?是我们布置任务不当,没有正确认识这个学生的能力的限度,部署错了任务。



*强调语用,未必就是向语用学靠拢。现在的一些学者总想拿些现成的东西,给语文学科穿戴上,而不知道量体裁衣。


*我理解强调语用的目的,是想把语文教学放到实处,而不是所谓的“语用学转向”,如果语文经常跟着“高上大”的各种学问跑,恐怕不是转(上声)向,而是转(去声)向。


*语言和言语,都是抽象的概括,在实际的教学中是无法具体体现的。所以需要进一步明确是哪一种语言的具体形态,具体说出是哪一类的言语形式。因为抽象的语言和言语,二者的范围都远远超过语文教学的实际范围。如果从语文学科的角度去强调语言和言语是学科的主要内容,那么结果就是小马拉大车。



*教教材和用教材教,应该看做是教学行为的不同阶段或不同层次。二者可合论,但不应分立。

从提醒大家不能照本宣科的角度上来说,“用教材教”还是有意义的。要先看“用教材教”针对的是什么,才好谈适用的程度。任何一个主张,超出它适用的范围,都会显得荒谬。

例子的作用,不是对应个人,而是语言文字运用的规律,教材的也好,教师个人的也好,都是规律的“例子”。


*教育的目的定位在人才,以基础性的教育来讲,已经是一种愿景式的悬想,因为基础性的教育根本无力承担判断学生是否是“人才”的工作,只能做理想上的输送,抱有最美好的期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人教网 ( 京ICP备05019902号   

GMT+8, 2017-9-24 09:14

回顶部